螺絲螺帽產業NICE升級轉型
2018-05-07
圖1、螺絲螺帽生產流程圖

一、扣件產品定義與範疇
  螺絲螺帽類產品統稱為扣件或緊固件(Fastener),係以線材(盤元)為材料製成。扣件可將各種零件結合成一個單元或系統,使組件容易組裝或拆裝,而組件透過螺絲、螺帽之鎖固功能,組成一完整之物件,發揮整件功效,並在裝配、維修、替換或重新組合時具有方便性。扣件雖非高科技產品,但從一般基礎工業至高科技產業中,皆可見到扣件的身影,因此又被業界稱之為「工業之米」,且其使用量通常可被視為國家工業發展程度的指標。依經濟部工業產品分類,螺絲螺帽分為螺絲螺帽、墊圈、金屬釘、鉚釘及其他螺絲類產品五個項目,產品定義請參照表1。

二、國內扣件產業現況
(一)我國扣件產業特質
  我國扣件產業以中小企業為主,群聚於高雄市北邊岡山一帶,產業以出口為導向,2017年我國扣件出口值前五大國,分別為美國(38%)、德國(9%)、荷蘭(6%)、日本(5%)與英國(4%),歐美仍為主要出口國家。在進口方面,2017年我國進口值為42億元,進口值前五大國,分別為日本(42%)、美國(17%)、中國大陸(10%)、德國(7%)與南韓(4%),歸納我國扣件產業特質如表2。

(一)我國扣件典型生產製程
  在扣件生產製程中,僅極少數大廠擁有完整製程能力,中小型廠商外包製程多,因此,外包廠商之技術水準與扣件廠之品質管控能力為本行業之關鍵。目前國內在原料及一次加工方面具有優勢,但在後段加工及檢測方面則與先進國家仍有相當差距,相關製程如圖1。

(二)我國扣件產業關聯性
  扣件產業關連性主要包含上游球化線材,球化線材是以盤元棒鋼為原料,經熱處理過程後使鋼材金相組織球化,避免於加工衝壓時碎裂。週邊支援產業包括成形機、模具、熱處理、表面處理業等;下游產業有金屬加工用機械製造業、鍋爐及原動機製造修配業、農業及園藝機械製造修配業、紡織及成衣機械製造修配業、汽機車零件製造業、房屋建築工程業等,圖2為我國扣件產業關聯圖。


 
(一)我國扣件產業聚落
    國內扣件產業的發展約從二次大戰後開始,初期發展以內銷為主,生產方式為手工或自日本進口機械加工為主,原料則以拆船板抽成線材做為螺絲原料或由日本進口低碳盤元,而產品則以尺寸較小且不需熱處理的木螺絲和機械螺絲為主。初期在北部地區以環球螺釘工廠為主,南部地區則以春雨工廠設廠最早,兩工廠不但為我國扣件業界的前輩先鋒,且造就大批扣件業界人才,目前台灣扣件產業中多位企業領導人與該兩廠具有淵源關係。

    1979年隨著中鋼公司開始大量生產與供應國內鋼材,提供品質穩定與交期準確的線材,取代進口原料,在機械設備與原料皆能自主發展下,奠定產業全球競爭基礎。而由於本產業生產技術成熟,創業門檻低,加上當時扣件市場需求量大,許多任職於扣件工廠的員工,在學得製造技術後自行創業,形成眾多中小型扣件工廠出現。

    在考量節省運輸成本及產業群聚效益,新設工廠多集中在主要大型工業區及線材廠附近,如北部集中在新北市與桃園一帶,因其鄰近資訊產業及汽車產業之生產重鎮,故產品也以汽車螺絲、電子螺絲等高強度、高張力或特殊件為主;中部地區則集中在台中及彰化,因鄰近機械產業,產品以發展高強度螺絲及特殊件為主;彰化則為最大的鋼釘聚集地,其次才為高雄;南部則因鄰近中鋼公司,因此產業群聚現象最為顯著,除在岡山地區扣件廠商家數多外,其周邊產業如成形機、模具、熱處理、電鍍產業等亦集中於岡山附近,更加速該區產業之發展,形成完整的產業群落。

三、 結語
  全球扣件產業競爭激烈,已開發國家市場發展已經相當成熟,廠商除要照顧分散在各地的客戶群及鞏固主要終端用戶外,還要面對來自具備替代功能的連接技術競爭及克服產品本身同質性的問題,再者,扣件產品技術進入門檻低,新興工業國家生產品多以出口為主,除對全球扣件價格造成壓力外,更進一步加劇了產業的競爭,預計未來還會有更多的產業重整活動發生,而主要供應商以工業4.0為目標,將更積極運用先進的製程技術,以優化生產流程、降低營運成本及改善產品品質,來因應全球化競爭。

  未來我國應持續朝向高附加價值產品發展,建議包括:應爭取汽車、航太等高端客戶認證,跨入國際大廠供應鏈;發展獨特利基產品,以分散產品市場;加強教育訓練制度,透過產學合作,發展核心技術能力,並栽培產業相關人才;導入智慧機械概念,朝向單機智慧化、整線智動化及整廠智能化方向,如產線監測預警、智慧感測監控模具壽命等功能。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