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保健食品產業發展現況
2018-04-02

一、 保健食品及其產業定義
  廣義上,保健食品係指具特定成份,能調節生機能,可發揮保健功效之食品。保健食品僅涵蓋保健加工食品及保健食品素材,但並不涵蓋初級農產品等原料。所謂保健食品素材係指利用微生物發酵、萃取、濃縮、純化等加工技術將初級農畜水產品原料或食品加工副產品來源原料進行加工而得到之二次加工原料,以及直接用化學法合成,能應用於各類保健食品之開發,做為關鍵原料。

保健食品產業係指生產、直接或間接銷售含保健類之膠囊、錠狀、顆粒粉末等劑型之食品、食用酵素、漢方保健食品、病患用食品、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及以加工方式保留或添加保健功效成分之食品之所有產業。

二、 保健食品之產品範疇
  具體而言,保健食品產品範疇包含機能性食品、膳食補充食品、特殊營養食品以及經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簡稱食藥署)認證取得小綠人標章之健康食品等。因此,凡具有特殊生理機能的傳統一般食用型態「機能性食品(Functional foods)」如:運動飲料、添加植物固醇之食用油、燕麥片、富含益生菌優酪乳、機能性飲料或飲品…等;補充營養素或具有調節特殊生理機能訴求之非傳統食用型態之膠囊或錠狀之「膳食補充食品(Dietary supplement foods)」如:綜合維他命、牛樟芝膠囊、乳酸菌膠囊、綠藻錠、藍莓萃取物膠囊…等;及因應特殊生理狀況需求之「特殊營養食品(Specific nutrient foods)」如:病人用食品均屬之。因此,所謂保健食品不侷限於通過食藥署認證的「健康食品」,凡是具有保健或機能性訴求者,均為保健食品之產品範圍。

三、 國內保健食品產業現況
(一) 國內保健食品產業鏈介紹
  保健食品產業鏈描述產業環節的上、中、下游關係詳如圖1,上游價值鏈活動係在提供機能性素材,如:立川農場、金穎生技、台灣綠藻工業、遠東生技、喬本生醫、生展生技..等,以研發生產販售為核心業務的素材廠提供,但國內絕大多數素材仍需透過原料貿易商從國外進口。中游價值鏈活動主要是將機能性素材應用開發成商品化保健食品,需透過如:統一企業、愛之味公司、佳格公司、味全公司…等製劑廠進行成品製造,而代工廠也屬於製劑廠的範圍,部份廠家雖有生產素材,但所生產之素材傾向自己自足,通常不對外販售,仍以製造保健食品成品為主力,如:葡萄王生技、景岳生技、勇健工業、台灣菸酒公司…等。下游的價值鏈活動主要是在進行成品的行銷販售區塊,主要參與的業者為行銷商或通路商,包括傳統零售通路,如:量販店(如:家樂福、好事多…等)、超商、超市、藥局(如:丁丁、佑全、啄木鳥…等連鎖藥局)、藥妝店(如:康是美、屈臣氏…等連鎖藥妝) 、電視購物、直銷公司等,以及結合醫療診所、健檢中心、觀光工廠、醫美中心…等新型保健食品通路。推估所有參與保健食品製造、行銷、販售的相關業者約有1500家以上,目前以製造保健食為主力的業者約在200家以上。

(二) 國內保健食品原料或素材來源分析及關鍵技術
  目前國內保健食品製造所需之原料或素材約有60%仰賴國外進口,業者應用的前5名原料/素材品項依序為保健植物之根、莖、葉、花、果實、種子(60.3%)、細菌(55.3%)、真菌(50.2%)、發酵食品或其代謝物、純化酵素(46.6%)、人工合成營養素(41.4%)等,由此可知,此5種原料種類來源素材為目前市場需求度高之品項,應用在目前市售主力保健食品之開發。微生物來源素材大多購自國內,其他植物來源素材、人工合成營養素等為國內仍無法達到實質生產規模提供國內市場自給自足之素材品項,則主要由國外進口。在採購原料素材時,除了功效及安全性外,消費者對素材之認知程度、風味接受度、加工適性及技術門檻(如:是否申請專利)等因素亦為重要考量。

開發保健食品需具備許多關鍵技術,如何將原料或素材中具保健功效成分萃取分離及純化之技術升級,為保健食品產業極為重要且需持續發展之關鍵技術;而原料或素材中相關有效成分之生理功效評估亦積極發展當中,透過儀器分析設備與方法之精進及具科學實證之動物試驗設計,可有效提高保健食品功能性評估之精準度,進一步帶動保健食品產業之發展。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殺菌及乾燥技術雖非目前保健食品研究開發主要技術項目,但在未來的需求性較大,可能因為殺菌及乾燥製程通常攸關產品保存安定性,若能提高此製程的最大效益,相信對產品本身的衛生安全有更實質的助益。

        國內保健食品業者在微生物發酵技術方面經常使用之關鍵技術主要為微生物培養或轉化技術及發酵生產技術,前者聚焦於微生物篩選、突變及基質篩選等技術開發,以利開發具新穎功效或更適合製程條件之菌株,後者則聚焦於培養基最佳化、培養條件最適化及放大量產技術等提高產能之製程條件優化技術。在萃取純化技術方面,係以超音波破壁技術、純化回收技術以及微生物破胞技術為國內保健食品業者最常使用及發展技術之一。

 一般而言,要將農作物/植物及禽、畜水產品來源開發成保健食品素材,國內業者最常運用之技術為萃取、純化分離及濃縮技術,主要是為了把其中之功效成份萃取出來,經常使用之溶濟為水及乙醇,有些特定活性成份則需要利用酵素水解技術,對於微生物類保健食品素材之開發主要採用之技術通常為特定功效菌株之菌種分離、純化及發酵量產技術,若要將次級代謝產物中特定活性成份萃取出來,則需使用溶濟進行萃取。活性成份之純度關係著保健素材之規格及其定價,因此,如何提高萃取率及量產率是目前保健食品素材業者所關注重要議題。將素材應用開發為保健食品成品,國內業者最關注之技術通常為配方調配及包裝技術,尤其在配方調配技術方面,很多保健食品業者都會將之視為自家產品之Know-How,而包裝技術之應用則攸關後續產品在流通保存時品質及衛生安全性。
 
(三) 保健食品經營現況
  目前國內保健食品相關製造業者主要經營方式以自有品牌販售、自行製造與銷售為主,其次以代工為主,代工經營模式除提供貼牌生產(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OEM),亦提供委託設計與製造(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 ODM)之客製化服務。行銷方式亦多元化,若以產值分佈推估,販售於實體通路佔比約達63%,虛擬通路約佔37%,主要銷售通路為超市、超商、量販店(46.16%)、直銷、講習販售(25.23%)、藥局、藥妝(8.87%)等,據本次調查結果指出,飲料、飲品及一般食品型態保健食品為國內最主力的國內保健食品品項,這類型產品主要於超市、超商、量販店、實體通路鋪貨販售,而膠囊、錠狀、口服粉末或濃縮液品項主要透過直銷、講習販售、藥局、藥妝店進行銷售。一般而言,保健食品雖以品質及功效為主要之產品訴求點,然而,保健食品行銷致勝關鍵最終仍取決於成功之行銷策略及通路佈局,像是透過經營直銷體系成功創造國內保健食品本土品牌知名度之業者,如:葡眾企業、雙鶴集團、穆拉德加捷生技、連法國際等公司,為國產保健食品開創新局。

  近幾年來保健食品業者在行銷上不斷的推陳出新,力求突破,有業者結合戲劇進行置入性行銷,並配合熱門戲劇時段進行高頻率廣告滲透,如:娘家滴雞精、益生菌等產品,已成功塑造”娘家”本土保健食品品牌形象,打響知名度。此外,近來亦有業者與大眾運輸業高鐵公司合作,將產品訊息刊登於列車上之e-商店型錄中,供旅客選購,形成了新型態的行銷模式,可以想像未來任何一種能近距離貼進消費者之媒介或平台都能成為新的保健食品通路渠道。

市售產品主力訴求功效項目之中前3名包括腸胃道保健(91.53%)、護肝(60.00%)及免疫調節(53.33%),亦為目前通過健康食品認證產品中最主要的訴求;另外被普遍認為未來具發展潛力的前3名功效,則依序為延緩衰老(78.43%)、減重減脂(57.38%)及免疫調節(51.67%)。可能因為保健食品為一般食品,在產品標示或廣告上不能進行功效宣稱,必須申請健康食品認證(即「健字號」申請),然而,申請健康食品認證所費不貲,大多數業者選擇開發類似產品,行銷上不宣稱功效,先行以保健食品販售,未來再朝申請健字號努力。值得注意的事,腸胃道保健及營養補充符合各年齡層消費者之健康需求,故成為業者開發產品之首選,此外,護眼、營養補充功效訴求保健食品亦是近幾年保健食品業者主力開發之明星產品,目前雖無健字號標章的加持,但在消費市場上仍存在很大的需求性。

四、 結語
  目前國內保健食品產業仍是兼具內、銷潛力的明星產業,未來更朝向能成為國際保健食品產業價值鏈活動之重要成員而努力,密切尋求國際合作夥伴,期待開拓更多國際性之市場,未來如何持續協助業者拓展國際市場實為重要課題。

然而,目前國內保健食品製造所需之原料或素材約有60%仰賴國外進口,不利產業健全發展。本土具區域特色的原料或素材訴求明顯,且品質及安全性相較進口來源素材而言較能掌控,近來有愈來愈多的業者選擇與農民合作契作,以供應其生產特定保健食品,行銷上則強調取材自台灣某地方特色原料/素材製作而成的保健食品,與市面上大多數取材自進口原料/素材製成之保健食品進行市場區隔。為此,未來更應著力本土具區域或在地特色素材產業化發展,進一步將素材予以規格化,同時紥根於素材科學性驗證研究,以利供給下游成品製造廠加工應用,落實產業化發展,藉以延長國內保健食品價值產業價值鏈,提高產值。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