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手陳冠宇放棄保送大學 挑戰「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桂冠
2017-10-13
陳冠宇依競賽圖識操作氧乙炔切割。

身穿工作服、戴著護目鏡與耳塞的陳冠宇,在火焰、火星四射的練習場裡,全神貫注手中的氧乙炔切割碳鋼管,彷彿穿越時空進入一個完全與世隔絕的空間。

19歲的「冷作職類」國手陳冠宇將在10月代表台灣,前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達比參加「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臉上滿是沉穩與堅毅神情的他說:會走到國手這一步完全是誤打誤撞來的,國中時對讀書不感興趣、成績也不好,在學歷迷思與同儕壓力下,總認為自己矮人一截,所幸在國中任教的爸爸開導他,與其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或吊車尾就讀一般高中,還不如提早到職校學習一技之長;在爸爸的說服與鼓勵下,冠宇就讀了南港高工冷凍科,沒想到透過學校的實作課程,為他帶來莫大的成就感,更激發出強烈的學習動機與興趣,心態上也轉變為積極自發,經常是完成一件設計圖的組裝製作還欲罷不能,甚至主動向老師求教並持續創作與練習。

優異的表現讓陳冠宇在高一就獲選為儲備選手,參加學校與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共同合作的培訓計畫,同時接受學校老師與職訓師的指導,職訓師郭信麟以及「南港高工」實習處林謙育主任都曾是國手,對陳冠宇的訓練各有獨到之處,林謙育主任為了培養參與賽事的基本態度、耐心與注重細節的習慣,甚至讓他從打掃廁所、整理工作環境與器材做起;郭信麟職訓師則是讓陳冠宇在與實際競賽最接近的設備與環境中反覆練習,提升他的精準與穩定度。

投入這次「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選手培訓的過程,對陳冠宇而言不只是技術上的學習與鍛鍊,更是身與心的修煉,他曾連續參加2次全國技能競賽,第一次因過度緊張得了第5名,雖然覺得不甘心,卻也見識到其他選手扎實、精準的基本功是自己所不及的,於是暗自決定增加練習時數與增強基本訓練,提升競賽時的精準度與穩定度,終於在第二次參加「第46屆全國技能競賽」,於高手雲集的國手選拔賽拔得頭籌,不負眾望奪得金牌。「一路走來獲得最大的收穫,就是不管面對什麼問題都不會恐懼與逃避,透過學習與努力,扭轉劣勢成為優勢! 讓自己成長茁壯,也希望未來能朝師資培訓方向發展,傳承經驗與技術給下一代!」陳冠宇微笑地說道。

去(105)年獲得「第46屆全國技能競賽」金牌時,陳冠宇同時也獲得「國立彰化師範大學」保送入學的資格,但為了讓自己沒有退路,毅然放棄入學全力投入國手訓練,並依規劃移地到業界、各訓練場訓練,以適應各種不同條件的場地設施,並培養面臨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表示,近年來積極與轄區技職學校合作培訓優秀選手,不但提供選手豐富的資源、安排國手背景的職訓師指導,同時也邀請產、學界老師傳授技巧;選手的技巧成熟後,競賽現場的臨場反應是關鍵,冠宇具有「抗壓性高」、「勇於挑戰」、「能發現與解決問題」的選手特質,期望他能在國際賽中發揮實力沉著應戰,拿下獎牌為國爭光!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維護公告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