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夢想」招牌 江豪緯勇拓夢土
2019-05-15
江豪緯深耕「夢想莊園」,鑽研農業也實現夢想。

  有一座位於桃園、名為「夢想莊園」的農場,裡頭種著各式當季作物與果樹,主人江豪緯笑說:「當初懷抱一個想實現的夢想,所以把這裡取做『夢想莊園』──這個一看就很俗的菜市場名字啦!」然而,他也從中直白地宣示了自己的從農路,這條路走來,從農業菜鳥開始學種芭樂、當季作物,到轉作有機,並可以穩定供貨給當地學校做營養午餐食材… …江豪緯的圓夢之旅留下不少心得。

  幾年前,江豪緯還擁有新北市電子產業的主管位階工作,「那份工作做了快十年,有點倦怠,想換個地方。」恰好父親在桃園有塊農地,他便毅然決然地退出上班族生活,轉換成農人身分,而這條圓夢路走到現在,也已歷時八年。

  在這之中,江豪緯直說,自己情有獨鍾的芭樂就是他的初衷。因為父親曾在自家田地裡種了珍珠芭樂,而江豪緯喜歡吃芭樂,也乾脆讓它成為農場內的第一種作物──以芭樂起頭,並開始研究其他作物。從零開始的他,透過農民學院到各地農業單位上課,例如,高雄改良場、桃園改良場與臺中霧峰農試所等處,「不但認識不同農業專業的同學,還可以認識專業老師,對我們真的很有幫助。」他舉例,在田間遇到問題、無從解決時,可以隨時拍照、傳LINE,老師常即時回答,不會有「已讀不回」的狀況發生。

  藉此站穩腳步後,江豪緯也在實作經驗中理出頭緒與方向。他以農場裡自產自銷會遇到的問題為例,因銷售常遇通路問題,必須種一些耐放的瓜果類,如冬瓜、南瓜、地瓜等,以方便控制出貨時間;而溫室則可種一些周轉率高的短期葉菜,長期和短期相互搭配,以免農場左支右絀。

  而隨著他在桃園市青農聯誼會中認識不少農友,他們也共同對有機農業有了體會,「這會是未來的趨勢。」因此,近年來,江豪緯努力整理好環境、請教有經驗的農友,並逐漸縮減、只栽種較適合或拿手的作物,於今年正式轉入有機,「希望有另一個可以嘗試的出路。」

  同時,他也和地方學校合作,提供當季作物做為營養午餐食材、協助學童的食農教育,「營養午餐是和學校簽一年一約,因此銷量比較固定。」而針對食農教育,他首先鎖定老師,再讓老師變成種籽、教導更多學生,發揮更永續、有效率的教育力量。

  然而,積極如他,也有一度想放棄的時候,「例如夏天溫室的溫度都快50℃,真的又熱又辛苦。」由於當初經驗不夠,導致他常心有餘而力不足,「還好老婆繼續挺我、孩子也都大了,讓我慢慢把工作腳步調整好,再出發。」

  這些年來,走過甘苦,江豪緯對自己的願景有了更具體的想像,看似對「夢想莊園」這塊招牌有了交代,但他仍不停叮嚀自己,「現實是很殘酷的,且農業不像工業,有哪些零件就做什麼事,要不斷修正自己的腳步。」他進一步解釋,在農業環境裡,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中途有許多道路可以選擇,但都必須兼顧安全性和完整性,才能維持作物品質與安全,「這就是農業有學問的地方,同時也需要許多經驗累積。」他也期許自己,未來在這塊夢土上,還能為夢想藍圖開展更多想像。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