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婚變陰影 她學漆作修復建物家具 「妙手回春」就業路!
2018-03-08

  「曾經在做漆作修復工作時不慎從八尺高的馬椅梯上摔下來,造成輕微腦震盪及右腳十字韌帶受傷,也曾頂著寒風、烈日,甚至在大雨中全身濕透咬牙拼命趕工,還有不少同行質疑女生為何來從事這麼辛苦的工作?」不畏艱苦的楊哲涵,甩開離婚陰霾,為了養活自己,她投身漆作修復工作,憑藉著對繪畫的熱愛,每天開著車載著工具,南來北往地為客戶修復家具及維護建築,看著一件件需要修補的物件在她的巧手下煥然一新,不僅成就感十足,她說自己因失婚而受傷的心也因此被修復了!

  出生於台中沙鹿的楊哲涵,高中美工科畢業後沒再繼續升學,曾做過護佐、吧檯、婚紗美工設計、室內設計助理、汽車業內勤、金融保險業務等工作,婚後的她為了要專心照顧家庭,選擇放棄工作離開職場,沒想到婚後5年後卻因個性不合離婚收場;恢復單身後,楊哲涵為了不讓娘家擔心,決定自食其力重新開始,想起多年前在參加室內設計職訓課程時,曾接觸漆作而萌生興趣,決定報名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桃竹苗分署「空間漆作與設計實務班」學習技能。

  楊哲涵形容漆作的過程繁複卻很好玩,必須先用補土填補縫隙,待乾了再用砂紙將表面磨平,上第一層底漆保護,乾了再開始彩繪上色,完成後再用透明漆補強保護,施工方式因材質而異,對於從小就熱愛繪圖與手作的她來說,簡直樂此不疲,受訓期間時常練習到忘我,一抬頭才發現天已黑了。

  訓後楊哲涵成立個人工作室積極接案,累積實作經驗,經常到台北、台中、新竹、宜蘭等地的飯店、豪宅幫業主做建築牆面、門面及實木家具修復等工作,讓她在訓後一年即身經百戰,也練就一身本領,舉凡泥作、油漆批土、研磨、工地清潔、水電拉線接管及輕鋼架隔間等粗重的工作,碰到了就得硬著頭皮解決!儘管在以男性為主的工作場域受到不少質疑,甚至曾經不慎在工作時從高處墜落受傷,楊哲涵仍不改初衷及對漆作修復的熱情,勇往直前。

  「任何漆作我都樂於嘗試,就怕沒有機會接觸!」一幅22.6公尺長,4.5公尺高的巨幅且鮮明以鄉村為主題的互動壁畫,佇立在蘆竹農村道路上,吸引不少路過的行人與車輛駐足或放緩速度觀看,這是楊哲涵其中一個案子,與工作團隊努力了近一個月的彩繪作品,每天在冷風日曬下工作,有時候還遇上大雨,淋的全身濕透,還是得繼續趕工,不少路過的人看她一個女生獨自在彩繪壁畫,還會過來幫她加油或送上食物打氣,壁畫完成後,楊哲涵驕傲地看著自己的作品,除了滿滿的成就感外,更感謝職訓的幫助。

  桃竹苗分署創意漆作實務班授課老師劉宗霖老師強調,漆作與油漆並不一樣,很多人會混為一談,但漆作可以透過不同的塗裝方式,如仿飾等技巧來提高物件本身的質感與價值,在國外非常風行,應用層面也很廣泛,近年來也開始引進國內,故漆作的就業選擇性非常寬廣且藝術創作成分高,近年來也開始慢慢吸引年輕人願意投入這項工作,劉宗霖提醒想要跨入漆作領域的民眾,要能克服顏料的味道還要具備耐心,才是入行不二法門。

  桃竹苗分署長丁玉珍表示,現代人重視質感與生活品質,也讓漆作這個行業大行其道,分署空間漆作創意班請來學有專精的業師教授包含建築、木器、金屬及藝術等各類漆作技巧,就連時下最夯的大理石及異材質的仿飾漆作課程也融入課程,就是希望讓學員在訓後達到一定的就業水準;漆作行業起薪約25~30K,努力工作5~6年後,可以上看50K以上,丁玉珍鼓勵喜歡創意及彩繪的年輕朋友踴躍加入漆作的行列,報名專線,(03)485-5368分機601-640。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維護公告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