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創造與互動 舞台上的即興演出
2018-09-28
圖/勇氣即興劇場 團長吳效賢(右三)和演員與觀眾合影

  能夠近距離面對演員,感受戲劇的張力,這是銀幕辦不到專屬舞台劇的魅力,在台北市大同區一處工作室中,勇氣即興是一群透過互動合作創造的劇團,他們的表演不只貼近演員,還與觀眾互動共演,沒有預設腳本、沒有排練樂譜,不怕將場面弄冷,在舞台即興發揮創意,「我們每一場的演出都是獨一無二的。」劇場創辦人吳效賢帶著自信的微笑說道。

即興的勇氣 演員與樂手的瘋狂演出

  即興表演從50-60年前歐洲、北美開始興起,直到2004年「勇氣即興劇場」成立,台灣才開始有專門即興演出的劇團,14年來透過口耳相傳吸引粉絲,靠著演員的專業與創造力,至今被邀請到世界各地演出交流,與十幾位不同國家演員即興演出。

  劇團名為勇氣,吳效賢表示這是在舊金山初次接觸,從腦中發出強烈的字眼,當時在英語環境上台即興演出,被教授點名感到非常恐懼害怕,讓他總是想退縮躲在角落,每次到了門口都有逃走的念頭,對於無法克服即興創造的演員,是難度很高的表演。

  在表演結束後觀眾常會問到即興表演需要排練嗎?吳效賢比喻「我們像個籃球隊,平日場下的訓練,是為了比賽的突發狀況」,每次上台演出的故事都會跟排練不同,演員也不會刻意重複舊點子,讓每次故事情節有新意迸出新火花,這一切都考驗著演員的臨場功力,在現場樂手也擔負起重要的角色,必須有深厚的作曲功力,將臨場演奏出即興的劇情配樂,能讓觀眾隨著音樂更融入故事劇情,彷彿身歷其境。

想成為演員 就從訓練開始

  「想要加入劇場表演,沒有經驗第一件事就是加入工作坊。」吳效賢肯定地說道,演員是具有高度專業與技巧的行業,並非只憑藉俊美的長相或華麗的外裝,就能將演員做好,一切都得從基礎開始。

  如「勇氣即興劇場」對演員的甄試要求,是從已經有表演經驗的演員開始挑選,她將演員面試的過程比喻成一場「很長的相親」,在幾個月中需要演員經過不斷測試與訓練,了解是否有潛力與資質,還要能夠長期配合,其中加入劇團一起排練學習,培養合作與默契,再增加進階的訓練,最終才能成為即興的演員或是教練,想要加入劇場的演出,毅力與決心是演員重要的特質。

  而即興的特質是無論過去有演過多少戲的演員,都是必須從頭開始學的,對於沒有經驗的素人,即使本身有即興的天分,也是必須要加強基本功訓練,才能成為合格的即興劇演員。

沒有光芒的幕後人員 藝術行政

  吳效賢說自己就是幕後人員,清楚藝術行政不只處理藝文活動,除了要求一般行政能力外,還要有兩大特質才適合入行。

  第一「能接受不被外人看到」,要成就一場演出,藝術行政會是功不可沒的功臣,但是觀眾往往只會把目光焦點放在幕前演員身上,忽略在幕後人員費盡心思的努力,每個小細節都足以影響整場表演,也許只是簡單洗刷冷氣機濾網的小動作,都是為了成就完美的演出;吳效賢用蓋教堂舉例:「工人可以認為只是在砌磚頭蓋房子,或是把它當成神聖的工作,正在建造人類心靈的庇護所,同一件事,心不同成果就會不同」,藝術行政要有做大事的胸襟,不是追求個人主義,才能在這個職務上得到成就感。

  第二是「藝術行政無法成為演員跳板」,有些人想要進入劇場工作,但是沒有演員經驗,心裡想著先作行政,有朝一日能轉至幕前演出,吳效賢強調,行政與演員是完全不同的專業,是無法這樣轉職的,抱著這樣的心態而做行政,既辛苦又無法獲得成就感。

讚頌失敗 合作與創新的軟實力

  在我們的工作坊中大多都是助人工作者,例如心理師、引導師教練、社工等等,吳效賢認為現在職場只看專業證照,但劇場教予的技巧,「能加深人與人互動、合作、創造」,在職涯中的想像力、創意等軟實力也非常重要,如台灣原創品牌並不多,大都做代工,這反應台灣教育中缺少了自信與創意而且害怕失敗,只能讓別人創造,我們負責製作,而軟實力能讓人學習如何面對失敗、共處失敗。

  吳效賢分享在即興創造中我們容易失敗將劇情弄得平淡,但如果害怕失敗而不去創作,那就失去意義,因此我們的精神是「可以讚頌失敗」,鼓勵學員大膽嘗試新的想法,或與觀眾互動演出激發創意,常常會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吳效賢說到在某知名大企業帶領劇團的社團活動時,裡面的工程師長時間面對機器,對人總是冷冰冰的態度,但在經過劇團的薰陶後變成一位溫暖的人,如此這樣學員反饋非常多。人常說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人不該被機器主導,人若沒有溫度那要怎麼創造出好的產品呢?而即興劇就能讓人與人冰冷的態度化為親近,開始人性化思考、互動更有暖意,「我們相信即興劇可以為整個社會氛圍帶來改變」,所以也歡迎大家一起加入即興劇的行列!

文/勇氣即興劇場 團長吳效賢口述,台灣就業通整理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