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於分享勇於承擔 打造一流的遊戲部落
2018-08-17

  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或是乘坐在行駛的大眾運輸中,隨處一瞥總可看見低頭玩遊戲的年輕人,加上前陣子家用主機PS4、Switch廣受歡迎,而PC遊戲也不遑多讓,擁有一票死忠族群。隨著網路與VR、AR科技的提升,玩遊戲已經不再是宅宅或重度玩家的專利,從學生、上班族、甚至是全家大小都可以闔家參與,在每個人的生活中多多少少都佔有一席之地。在這片競爭激烈的遊戲市場中,成立才剛滿一年的泥巴娛樂,就很有一套自己的哲學。「我們雖然是全新的公司,但骨子裡擁有老靈魂和深信仰,我們需要的是和我們擁有共同信仰價值的合作夥伴!」泥巴娛樂有限公司營運長 林蓓心自信的說。

共同目標建立部落 開放心胸發掘人才
  談到泥巴娛樂這麼有趣的名字,林蓓心笑說其實是無心插柳,公司成立之初,多位遊戲業界經驗豐富的領導階層,雖然來自不同文化、國家、背景,過去共事時就發現彼此有相同的目標,那就是「想專注於開發遊戲,並且憑藉自己的力量做出成功的作品」。最後他們聚在一起,於2017年4月創立了Neobards。在一次會議中意外發現諧音「泥巴」很有趣也很有記憶點,從此「泥巴娛樂」就成為Neobards的中文名稱。

  林蓓心認為,開設新公司其實就好比是建立一個部落,所有的泥巴人,他們都親暱的稱為霸子/ Bard,部落中每位Bard各司其職,有人出外狩獵、有人防守家園、也有人要負責炊煮,彼此合作無間才能完成任務。目前除了台北辦公室有100多位同仁,在蘇州也成立據點,目前已有30位工作夥伴。林蓓心強調「要開發高品質的遊戲內容,才能走向世界舞台,所以更必須以開放的心胸,去擁抱各國的高品質人才,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也走向海外在蘇州招攬中國一流人才」。

有感情才會投入 有熱情才有靈感
  想投入遊戲產業,愛玩遊戲應該是必備的條件吧?林蓓心笑說其實遊戲就是娛樂產業、也是一個融合商業與文化的產品內容,要有情感、有共鳴、甚至是做了能感動自己,你才有辦法全心投入,因此不論是熱愛遊戲或是遊戲高手當然都大大加分,但最起碼要「不排斥」。接觸遊戲的時候會感到快樂,這樣不論是開發或是上市的過程,你才能無止境的追求更精良的品質。不僅如此,有趣的遊戲也來自於生活中各種感官刺激的催生,因此熱愛人生、開朗心胸、對新事物充滿好奇等等,都能讓你在開發和設計遊戲的過程中,獲得更多的靈感與想法,這也是遊戲產業迷人的原因。

  除此之外,「遊戲是一個team work,如果優秀的人才只想獨善其身,不願意分享,那也不適合這裡。因為樂於分享勇於承擔是我們最需要的人格特質。」林蓓心也特別提到,公司會盡可能包容各項不同特質的奇才,就像大家所想像的到,可能會有些內向的宅宅、或是外表個性比較標新立異的成員,但只要有熱情、有能力,這些特質都不成問題。只是絕不能容許自私高傲的人,因為建立團隊非常耗時,但一顆老鼠屎卻能迅速崩解團隊,部落中的每個Bard都要以完成任務為最高原則,如果藏有私心不願合作,即使能力超群也會無法幫團隊加分,反而可能影響其他成員,連帶拖垮整個團隊。

新鮮人應積極嘗試 好企業應留住人才
  由於許多社會新鮮人對遊戲產業十分嚮往,林蓓心也提到泥巴非常需要豐富經驗與專業能力的人才加入,那麼完全沒有基礎和資歷,是否就沒有機會加入了呢?其實還是有方法可以踏入遊戲產業的。如果所學毫不相關,可以先去進修一些遊戲相關、劇情設計或是美術多媒體等課程,將興趣化為動力,培養遊戲領域的專長;林蓓心也特別建議年輕人若想入行,其實可以嘗試從QA(遊戲測試員)開始做起,這個QA不只是品質管理的範疇而已,而是在遊戲開發的過程中,經過不斷的測試,去校對每一項功能是否完成,驗證產品的完整性和付費的機制等等,就像是遊戲正式上市前的把關守門員。在每一次測試的過程中,慢慢地去體會遊戲開發或是程式設計的思維,經過長時間的累積和薰陶,也離遊戲專業人才的領域越來越近,不啻為一個入行的踏腳石。

  關於泥巴選人育才的方式,林蓓心的理念很有趣,「我覺得不打不相識、不用不知道」,她提到有時候看到應徵者的履歷洋洋灑灑列出精彩的資歷,但事實上在面談的時候,只要深入多問幾題,就能了解經歷是否紮實,「如果他掰的夠動人,我是蠻想給他機會看看他能做到什麼程度」林蓓心笑著說。她認為好的人才其實業界都極力爭取,因此如何讓優秀人才願意選擇自己,就是企業必須努力的課題,泥巴的作法是打造良好的工作環境,讓優質人才願意「擇良木而棲」,此外,林蓓心也觀察到「優秀的人才喜歡與優秀的人共事」,透過彼此良性的競爭,也能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而進到公司後,也會有一連串的職涯發展規劃,有些人武功高強但不一定適合當leader,有些人功夫普通,但分享帶領卻很有一套,因此讓員工適才適性地分別往管理職或專業職發展,也更能提升同仁的認同感,在這個產業做的更加長久。

不只做完還要做好 追求完美永無止境
  遊戲要好玩、要受玩家歡迎,本身就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從操作介面、美術風格、劇情設計再到各種關卡的機制,需要各個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員,聯手打造出最適合玩家的遊戲內容,也因此各種職位都要發揮無與倫比的戰鬥能力。泥巴娛樂創意長 王彥凱就表示,像是程式設計人員,不僅須具備專業的圖學能力,更需要彈性的思考能力,在設計開發的過程中,不僅僅只是去解決問題,更應該隨時考慮玩家的體驗感受,了解什麼玩法或機制能帶給玩家最大的樂趣,在反覆調整修改時會更有追求完美的精神,而不是認為功能面已經設計足夠了,交差了事的心態。

  另外大家熟知的美術設計人員,也和既定的印象有所不同。例如動畫中的美術設計因為建立在線性的故事敘述條件中,所以只要看到的地方完整呈現就好,可是在遊戲中不同的是由玩家來操作角色,是一種互動的過程,在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動作,來呈現出不同角度各種的變化,因此遊戲美術必須了解3D的技術,除此以外,因為遊戲有硬體效能的限制,好的遊戲美術同時也需要衡量有多少資源可以運用,進而平衡技術上的限制與美感的表現,呈現出最好的視覺效果,這一點的難度就非常高。

      遊戲開發中還有位最重要的規劃與協調角色,那就是「遊戲企劃」。遊戲企劃要從無到有的規劃出一款新遊戲,構思這款遊戲的藍圖,對於各種工作項目和設計內容進行拆解,例如在一個場景裡會出現哪些元件,腦袋裡的想法必須清楚且明確,所以要有很強的邏輯能力去做分析,化為具體的規格企劃書,讓程式和美術設計人員有所依據。企劃人員除了要有足夠的專業能力之外,更需要了解其他職務的角度與思維,用他們理解的方式進行工作分配協調與進度時程的掌握,好的EQ與溝通能力更是企劃不可或缺的一大特質。

營造快樂氛圍 建立效率環境

  「我想接下來大家應該很關心福利的部分」林蓓心笑著說,遊戲公司身為娛樂產業,讓員工開心上班是一定要的。在泥巴除了提供不定時的下午茶餐點,餵飽同仁的胃,還有專屬泥巴人的4天「泥巴假」!(每年農曆年假前後、跨年前及贈送一次免補班),以及勞基法保障休假外另增加的三天「泥巴假」。此外也很重視每位同仁的健康,平時不鼓勵加班,希望同仁能兼顧工作與生活,每年也提供一次的免費健檢,每週甚至有按摩師會到公司來,為同仁提供免費的按摩服務,紓解身心壓力。公司更不惜砸重本使用最好的電腦設備、軟體工具與機房高規的環境,建立最有效率與資料安全的工作環境,以提升同仁的工作品質。

追求成功的渴望 就是邁向勝利的基石
  對於現今遊戲產業蓬勃發展,吸引各種不同大小規模的遊戲團隊投入市場,林蓓心也提出他的看法,「現在遊戲產業很熱絡,自然競爭者眾,可能一群有想法的年輕人就組成了獨立開發者,也可能是資金規模龐大的大型遊戲公司;一款簡單好上手的休閒遊戲可能八個月就開發上市,也有三年都做不完的重度遊戲,這個產業的大門開得越大,成功的門檻就會越來越高」因此林蓓心認為產業前景雖好,但自己更要保持旺盛的企圖心和強烈的競爭力,最重要的就是「追求成功的想法」,這裡指的成功不僅止於追求創作慾望、能力發揮,更應該放眼在製作出一款在市場上大獲成功並賣座的作品,享受著自己製作的遊戲大放異彩,並獲得實質的利潤回饋,不講冠冕堂皇的崇高理想,林蓓心不諱言,追求名利雙收就是每個遊戲人的最高目標,而這也是泥巴人永不停歇追求的信仰價值!

文/泥巴娛樂有限公司 營運長林蓓心口述,台灣就業通整理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