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競≠打電動 是運動,也是一份職業!
數位化及網路化的普及,造就遊戲產業的蓬勃發展,亦帶動電競產業的狂飆。在台灣,以目前最熱門的英雄聯盟(LOL)為例,遊戲人口就高達五百萬,而最近剛落幕的LMS(League of Legends Master Series)春季聯賽平均收視人口亦高達到五萬人,甚至超越一般熱門的電視節目。然而,在刺激的職業賽事中,最受人矚目的,便是「職業電競選手」!究竟,職業電競選手一天的工作內容有哪些?就讓2015 LMS春季聯賽的冠軍ahq e-Sports club來說分明!
 
也許你對2012年台北暗殺星(TPA)擊敗韓國,拿下英雄聯盟(LOL)第二季(S2)世界賽冠軍有深刻印象,沒錯!他們正是所謂的「職業電競選手」。ahq e-Sports club 教練貝克說,其實,職業電競選手就是職業運動員,只是他們利用高科技軟硬體設備,透過手和眼的協調,並搭配反應與思考能力,進行人與人之間智力的對抗,與一般運動相比,屬於較為靜態的運動。
 
隨著線上遊戲人口日益增多,電子競技早已成為青年學子趨之若鶩的運動賽事之一,也因此有越來越多人,以成為「職業電競選手」為目標,然而,要成為職業電競選手並不是那麼容易,ahq e-Sports club老闆謝松佑就說,有沒有天分很重要!誠如ahq e-Sports club旗下職業電競選手西門夜說(Westdoor)、小安(An)便是打進台服天梯(俗稱排行榜)前10名,甚至是第1名,讓眾多職業戰隊爭相延攬;小夜夜(Albis)則是與友人組隊於英雄聯盟(LOL)校園電競大賽中表現亮眼而被挖掘,然而,他們也都坦言,自己從未想過會踏入這個行業,很單純地,只是對該款遊戲相當熱衷!
 
當然,興趣與工作能夠結合,那是再好不過的了,但你知道嗎?當興趣變成工作內容,就必須拿出你的態度來!小夜夜就說,這不只是大家口中所謂的「打電動」!每天超過14個小時的練習,每場比賽結束都得進行檢討,還要訓練口條面對媒體採訪,再來,就是得接受粉絲們的批評,若是沒有足夠的抗壓力,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ahq e-Sports club旗下職業電競選手綠茶(Green Tea)也說,電子競技運動強調團隊合作與默契,因此溝通能力非常重要,只要一個小細節沒溝通好,就有可能在一秒內輸掉比賽!西門夜說也補充說道,若是對遊戲沒有持續抱持著高度熱忱,就算有天分,也無法延續職業選手的生命。
 
從電競選手、電競賽評,到擔任ahq職業戰隊教練的貝克也談到,他認為職業電競選手除了須擁有反應力、耐力以及抗壓力,還需要有點表演慾,懂得在適當的時機,尤其是比賽的當下能Show出自己,除了可替團隊拿下勝利,甚至有機會一舉成名!然而,職業電競選手的生涯相當短暫,短則3年,長則8年,退役之後多半擔任賽事播報員、教練、領隊,以及分析師等角色,此外,對電競產業有興趣的求職者也可朝職業電競戰隊之美術設計、活動規劃、社群管理員等職缺發展,若是想更了解職業電競選手的一天,不妨至台灣就業通影音專區觀看「賈伯斯時間─職場達人的一天(職業電競選手)」,相信會對這群年輕的職業電競選手有更多的認識!

 

 
 ahq職業電競戰隊
▲ahq e-Sports club 英雄聯盟職業戰隊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