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五心、富一性 寵物明星出自他手!
隨著社會型態轉變,都市化、少子化及高齡化興起,使得飼養寵物由原本功能性如,看門嚇阻,逐漸轉­變為心靈的慰藉與陪伴。隨著「寵物也是家中重要一份子」的意識逐漸抬頭,許多人亦皆自詡為狗爸爸、貓媽媽的今天,與動物相關的行業變得炙手可熱,而寵物美容相關產業也隨之興起。
 
「你非常喜歡小狗,也很愛小動物,但不等於能夠勝任寵物美容師這份工作!」從事寵物美容12年,同時也參與勞動力發展署明師高徒計畫的峰狗小莫寵物精品坊店長小莫心有所感地說。其實,寵物美容師等同於人類的造型師,若能修剪出飼主所想,又能符合寵物本身,才是最佳寵物美容師!
 
踏入寵物美容產業已有12年時間的小莫,原本只是喜歡修修剪剪,對手工藝感興趣,因緣際會下,便一頭栽進寵物美容的世界!他說,從事這份工作遇到的挫折不少,也許大家會覺得跟可愛的寵物相處怎麼會有挫折,但由於每隻狗狗、貓貓都有脾氣與個性,被飼主帶到陌生環境,又要洗澡與修剪毛髮,難免感到害怕,也因此變得具攻擊性,遇到這樣的情況時,就會覺得想放棄,卻又不甘心!但憑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小莫可是越做越有興趣呢!
 
然而,談到擔任寵物美容師須具備哪些特質時,小莫說,須具備五心、一性才能勝認這份工作!首先,在替寵物沐浴或修剪時,需具備極度的耐心、愛心及細心,才能及時觀察寵物情緒的異狀,適時給予安撫,當然寵物也會表現出不喜歡、不開心的動作,寵物美容師更要發揮高度耐心及愛心,才能讓牠們卸下心房喔!此外,前述提到擔任寵物美容師不如想像中輕鬆,因此,若想闖出一片天就得擁有堅持下去的恆心!當然,若能站在飼主角度來對待、愛護寵物,更是同理心的表現。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抗壓性,幫寵物沐浴或修剪時,若遭到攻擊而受傷,是否能適時調整自我情緒,繼續手邊工作,也會是能否持續從事寵物美容的關鍵喔!
 
「你喜歡寵物,不代表你喜歡幫寵物洗澡、服務!」小莫表情嚴肅地說道,很多來面試的求職者,都說自己很愛寵物,應該可以勝任這份工作,但撫摸寵物跟幫牠們洗澡是兩回事,因此,小莫也提醒對寵物美容師有興趣的求職者,可以選擇進入寵物學校學習相關技能,此外,也可至坊間寵物店應徵助理工作,或報名勞動力發展署「明師高徒」計畫,從工作中學習,並發現自己勝任這份工作的可能性!最後,若對「明師高徒」計畫有興趣的求職者,不妨上到台灣就業通查詢相關內容;若想進一步了解寵物美容師的工作,亦可至台灣就業通的影音專區觀看賈伯斯時間─職場達人的一天 (寵物美容師),相信你會對「它」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
 
 

峰狗小莫寵物精品坊店長小莫

▲峰狗小莫寵物精品坊店長小莫(左一)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