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公立就業服務機構108年3月份求職求才統計資料分析

       雖然近期受到全球貿易成長動能減弱與景氣擴張走緩的影響,國際貨幣基金(IMF)再次下修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至2.8%,然而我國因政府持續刺激內需,民間消費平穩回溫,IMF兩度上調臺灣今年經濟成長率至2.5%,依據台灣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及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MI)雙雙上揚,全體製造業對「未來6個月的景氣狀況」不但是自去年9月以來首次呈現擴張,指數躍升幅度更創下5年來新高紀錄,顯示國內經濟可能已逐漸由谷底好轉,廠商對未來景氣看法轉樂觀。

       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就業服務資訊整合系統統計,由於這波景氣好轉帶動廠商釋出大量職缺,108年3月各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新登記求職人數總計5萬6,913人,較2月增加5,796人(成長11.3%);廠商新登記求才人數為10萬5,224人,較2月增加15,798人(成長17.7%);換算每人平均有1.85個工作機會,較上月增加0.10個機會。

       就行業別觀察,以製造業新登記職缺人數43,922人為最多,占整體職缺人數比重約41.74%,較上月增加6,774人(成長18.24%),另外,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新增職缺人數雖僅4,968人,但相較上月大幅增加1,567人,成長幅度高達46.07%,居主要行業之首。

       由於臺灣人口結構面臨高齡化少子化趨勢,衛生福利部推算我國需要長期照顧者約76萬多人,國家發展委員會更預估將於2026年邁入超高齡社會,2065年每5人中約有2位是65歲以上長者,未來長照體系求才需求可望大幅增加。

       然而,我國照顧服務員和護理人員卻有人力不足之現象,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新登記資料中,108年3月照顧服務員新增求才職缺人數達2,492人,為各類求才職缺第9名,相較之下,希望從事該職類工作之求職者卻只有1,012人,超額需求達1,480人,排行第7名。至於護理師/護士新增求才職缺人數亦有1,460人,為各類求才職缺前20名,較上月更大幅成長2倍多(251.8%),求職者卻僅有238人,換算平均每人高達6.13個工作機會,為近兩年來新高紀錄。

       想要找工作、參加職訓課程或想創業的民眾,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提供多元化的求職管道、資訊與諮詢服務以及職業訓練課程,有需求的民眾可上台灣就業通網站(https://www.taiwanjobs.gov.tw)或透過7-11、全家、萊爾富及OK四大超商全國1萬多個門市的觸控式設備查詢,亦可撥打24小時免付費客服專線0800-777888,將有專業人員提供服務。
 

  • 相關檔案下載:

(為提供使用者有文書軟體選擇的權利,本文件為ODF開放文件格式,建議您安裝免費開源軟體(libreoffice)或以您慣用的軟體開啟文件。)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