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佐返「嘉」從農 盼種出蓮霧老欉光景
2019-02-13
林彥佐(左)努力讓梅山老欉蓮霧發光發熱,吸引不少熟客光顧。

  「我們嘉義梅山很多蓮霧樹都是百年老樹、超級老欉,全臺只有這裡有,回家後也是想推廣這裡的蓮霧。」2013年,林彥佐返「嘉」從農,從一位原本替父母分擔勞務的小助手,慢慢累積田間經驗,現在已搖身一變成為剪枝、施肥、病蟲害防治樣樣到位的專業生產者。同時,他以「ㄚ佐果鋪」為品牌,希望讓更多人知道,臺灣除了屏東出產甜美多汁的蓮霧,其實嘉義梅山的老欉群樹間,也有一片在地的蓮霧光景。

  「明明這裡很早就有生產蓮霧,為什麼大家都只覺得高屏地區有蓮霧呢?」林彥佐自問。他解釋,梅山的海拔高,溫度適合蓮霧生長,且產期與高屏地區錯開,並不會互相影響,「梅山的蓮霧在春天開花、六或七月採收,而且分批結果來調度採收期。」他希望以此為利基,讓蓮霧品牌走得出去。

  承接家業的他雖有一定基礎,但仍自許要時時突破,「要增加新的知識就是要去上課!」林彥佐舉例,露天栽培的蓮霧最擔憂氣候變化過大,好比山區的午後雷陣雨容易導致裂果;若早上高溫、下午雷雨,環境高溫多濕,病蟲害傳播則會更嚴重,「所以我也到改良場上氣候變遷的課,學著如何因應。」同時,他也邀請蓮霧相關發展協會的專業人員為在地農友上課,精進栽培技術的腳步從不停歇。

  「到農民學院時,認識滿多在地種蓮霧、想學新東西的人!」他說,透過認識同儕互相砥礪,他也加入青年農民組織,與同行有更多深度交流、累積田間管理經驗,從每個階段的細節謹慎照看、不怕「厚工」(指費工),希望每年都生產出高級且品質更佳的蓮霧。

  目前,他們的蓮霧依照顏色、大小、果形等標準,可區分到三、四級,且採收時著重田間經驗,「喜歡有甜份就要留熟,但過熟容易裂果,裂果價格就會差一半,甚至一半以上都有可能。」而他們的蓮霧除了供應至拍賣市場,也可走出口一途,「蓮霧比較不會敗市,就是因為有外銷管道。」林彥佐進一步說,目前也得更掌握外銷品質的控管,「例如要掌握八分熟時採收,比較耐儲存、適合外銷運輸。」同時,他們期望能拓展出新通路、媒合更多外銷廠商,協助在地農民外銷蓮霧,讓銷售模式更加穩定。

  未來,林彥佐希望能持續鞏固梅山蓮霧品質,逐漸更上一層樓,讓梅山老欉的甜美果實能被更多人看見,也讓人們支持臺灣在地蓮霧時,能有另一種選擇。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