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步邁向高值永續的表面處理業

2020-04-13

 

一、表面處理產業範疇與關連性 

「表面處理」係產品在商品化前之加工技術之一,無法獨立創造產品;只能依附在各類產品之表面。加工的對象從傳統產業到高科技工業、從以前金屬表面到現在的塑膠、非金屬產品的表面。因此,表面處理工業向來有「產品美容師」的美稱,也是支持製造業蓬勃發展重要的基礎工業之一,相關產品定義及範圍如(1)所示。

 金屬表面處理產業主要涵蓋範圍包括有接單生產的獨立專業加工廠(Job shop),如協順、福業、美上鎂等,以及依附在產品大廠的內製單位(Captive shop) ,如鴻海、成霖等。從價值鏈的觀點來觀察金屬表面處理產業,表面處理業是位居於金屬冶煉業及應用產品製造業的中間地帶,(2)所示即為典型的金屬表面處理產業價值鏈。

 二、表面處理產業結構

根據經濟部2017年工廠營運調查資料來看,我國金屬表面處理相關廠商數約為1,471家,從業人數約3.4萬人,相關製品年產值達1兆元。除鋼捲片表面處理以大型企業為主外,金屬製品表面處理廠多為平均員工20人以下的中小企業,資本額在新台幣4仟萬以下者即占70%,廠商主要集中於新北、彰化、台中等縣市。 

表面處理產業對於產品別之依存度相當高,聚落色彩濃厚。以目前台灣高值產品之廠商分佈,北部為電子資訊業,中部為工具五金業,南部則為扣件業,表面處理代工業亦分別以此三大產業為主軸分佈,分佈尚稱平均。

 

根據臺灣區表面處理公會的調查指出,臺灣整體內外銷產品中約有五分之二以上的商品,必需經過表面處理,而臺灣高科技產品與精密零組件出口量日益攀升,無論在光電、半導體與資通訊等高科技及其週邊基礎元件上都有需求,更凸顯出表面處理工業的重要性,所以表面處理工業不但支援了高科技產業,在傳統產業的發展上亦佔有無可取代的地位。我國歷經多年的發展,迄今已建立一相當規模之表面處理工業體系。

 

三、表面處理產業發展概況

早期我國的表面處理工業絕大部份是供應日用五金、家電、交通器材等產業之所需,加工的方式較國外落後很多,資金方面更談不上規模。1970年代我國現代化工業產品的發展百花齊放,與產品發展息息相關的表面處理產業技術,在產官學研共同努力下,完成許多重大變革,使得表面處理產業以飛快的腳步向前邁進。

 

經過1970年代的蓬勃發展,到1980年代以後,表面處理業招募工人漸漸困難,工資逐漸提高,採用自動化設備比例日漸增加,於是表面處理的從業人口呈緩慢乃至停滯成長。1987年以後政府執行公害法規日趨嚴格,於是電鍍業者銳減至1,800餘家,再加上很多往海外發展,致使電鍍人口不斷減少。然而,電鍍工業的萎縮不表示表面處理業的萎縮,實質上是轉型蛻變,如塗裝工業則隨工業轉型而增加;或者是對裝飾性工作轉為機能性工作,由初級加工改為高級加工,進而改善獲利空間。

 

1997年開始,由於上游產業西進,表面處理業者為配合上游產業亦不得不跟進。2000年以後,面對環保訴求持續發酵及前瞻應用產品效能要求等兩大議題來勢洶洶的衝擊,迫使傳統表面處理業界必需打破舊有的思維模式。2008年,為促成國內表面處理業界更緊密的連結以強化競爭力,另一方面,亦順應世界潮流,我國「電鍍工業同業公會」更名為「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至此,進一步期許我國表面處理產業能積極轉型朝向高科技技術、綠色供應鏈領域,及加強整合工安環保等方向發展,扮演高值化工業的火車頭。

 

四、結語

台灣表面處理業的附加價值多是來自薄利多銷,也就是以量取勝,尚未完全達到高附加價值、高科技、注重研發創新的生產模式。為順利接軌全球高附加價值產品供應鏈,台灣表面處理業的積極作法包括有:(1)尋求跨領域別合作結盟實現技術整合;(2)設置自動化生產線以有效提高整體作業品質;(3)因應需求端市場的轉變來研擬技術與營運模式策略;(4)建立緊密的上中下游關係以因應產業快速變化;(5)持續深耕表面處理領域需求人力之養成。為使台灣的表面處理業脫離僅僅是以量取勝的生產模式,並往高附加價值表面處理業的方向邁進,提供高價值服務與整合方案的商業模式,建構產品往下延伸聯結服務乃是產業未來應努力的方向。

 資料來源:金屬中心MII-ITIS研究團隊整理

  • 延伸閱讀
青年尋職津貼計畫
安穩僱用
勞動部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之對策措施
失業認定線上申請
安心即時上工計畫
青年就業獎勵計畫
青年職訓博覽會
職涯線上諮詢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勞動市場服務滿意度調查
2021會員活動_會員就業通求職大fun送
創業圓夢

你我都該遇見更棒的自己,啟夢團隊幫助學子找到未來回想高中時期,在選組別時是否感到茫然、沒有方向?或是大學時期,以為選了一個與自身興趣、專長高度相關的科系,進去之後才發現,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即使懊悔不已也只能將錯就錯的窘境。根據調查,台灣每年約有 7 萬人選錯科系,看似無傷大雅的循環,其實暗藏著青年競爭力下降、人才匱乏等隱性問題。因此,啟夢團隊看到這樣的痛點,也決心帶領青年朋友避免走上冤枉路。感同身受之後,讓創業別具意義更有感啟夢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許匡毅 Curry,高中時對化學非常有興趣,當年以全校第二名畢業的成績,在眾多可挑選的學校及科系中,理所當然地選擇成大化學系,卻在不久後發現高中化學和大學化學差異甚大,並非原先想像的課程與學習方式,不僅讀起來痛苦,也無法於累積專業。直到畢業、當兵退役之後,Curry 考取台師大教育研究所,才真正找到自己的志向。因為有感於選錯科系的苦惱,以及在這之中浪費的金錢與時間成本,他決定以自身經驗為借鏡,幫助更多莘莘學子找到適合的科系,便號召有教育熱忱的朋友,於 2017 年創立啟夢「系統化探索」幫助孩子找到適合科系。充分驗證、請益交流,提供最完整的服務內容為了充分理解、掌握台灣大學科系的類別與內容,團隊來回和專家請益,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設計「系統化探索」的方法,規劃多元細緻的課程模式,協助孩子找到所適合的科系方向。Curry 介紹,系統化探索架構主要分為:求廣、求深、求透三個步驟。所謂「求廣」是讓孩子廣泛地認識台灣大學現有的科系項目,全面性探索更多可能;「求深」是要讓孩子明白夢想與現實的差異,避免過度美好的想像,唯有理解科系的全貌,才能分析優劣;最後一個步驟「求透」則是徹底釐清此科系是否真的適合自己,藉以養成孩子思考和判斷能力。此外,透過細緻的課程服務,包含探索營隊、團體班、家教班、工作坊等,並與學校機關、相關媒體合作開課,提供單堂或多堂、一對一或多對一的課程選擇,三年來已接觸超過 1600 名學生,獲得平均 9.3 的高分評價。拓展外縣市、觸及更多群眾,傳遞啟夢信念今(110)年,啟夢進駐新創基地,Curry 覺得無論是業師的專業度、或者基地夥伴的協助度,對公司與團隊來說,皆為十分強大的助力;且基地交通位置便利、環境舒適,能有一個辦公空間,更是提升了別於以往的工作效率。展望未來,Curry 期望啟夢的營運能從大台北拓展至外縣市,讓服務的觸角能更多元、接觸到更多人,團隊也預計將今年的探索夏令營,分為台北、台南兩地舉辦,希望在 4、5 天密集扎實的課程中,全面性地引領孩子們挖掘科系目標,讓他們遇見更喜歡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