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選誰? 招募面談的你情我願

誰選誰? 招募面談的你情我願 ▲誰選誰? 招募面談的你情我願
 

因應少子化,許多學校會安排招生與升學博覽會活動。我被學校安排週三招待南部高中生來校參訪活動;週五則是受邀到桃園某高中的升學博覽會。在準備進博覽會的校園時,門口警衛把我攔住:「因為疫情所以每校只能一輛車進入。」我心有不悅的回應:「疫情應該管制的是入校人數不是車輛數。」校方行政人員語帶威脅很不客氣回應:「你不知道有多少學校想進我們學校辦招生活動嗎?你若不願意配合,以後招生活動就不邀請貴校參加。」招生活動就如同企業的招募活動,不應該是誰大誰小,誰在挑誰的問題。招生活動只是希望學生能找到好的學校;學校能找到好的學生。學校不需太卑微也不可太囂張。企業的招募活動應該也是互相了解,兩情相悅的選擇過程。

大陸這幾年很熱門的節目「中國好聲音」。選手先唱,導師背向選手,先以聲取人的「盲選」方式,不論年紀、相貌,僅憑聲音評判好壞。先表態願意挑選其進入其戰隊。若有兩位以上導師表態,接著則由選手選擇願意加入導師的戰隊。導師和參賽選手的“雙向選擇”,體現在二者的親密互動上。觀眾更喜歡這相互尊重,彼此探詢的選才過程。

在還沒進公司之前,其實求職者對公司來說應該是「客人」。在面談過程中,求職者是否有公平與尊重的感覺,稱作「公平知覺」(fairness perception)。求職者的「知覺」才是關鍵。即使主管自認秉持公平、公正、公開的標準在選人,只要求職者沒有相同感受,就可能會抱怨選才「不公平」。當求職者認為自己被公正地對待,自然就比較願意和公司維持關係,繼續參與接下來的甄選流程。

面試者應該在面試的時間長短、問題內容,以及流程上都盡可能對每一位求職者做到一致,而不是一旦想清楚要錄用誰了,只讓其他人聊個幾分鐘就草草結束。面試時間的敲定、面試當天的時程安排儘量能彼此尊重。多數求職者本身還是在職身分,因此時間上會需要特別的安排。但卻常發生「下班後時間不行」、「假日不行」這種站在自身立場的標準回覆。適度的在時間與地點的彈性配合就是最好的尊重。

面試者的態度與行為(包括熱情、親切、尊重等)也是影響求職者對公司評價高低的重要因素。面試中如果求職者有不好的感受,有可能代表不適合這家公司的文化和溝通方式。有些大公司的面試者會自覺企業夠大,有資格挑三揀四,說起話來讓人不舒服。問話時表情不屑、充滿質疑。HR要求職者做好面試準備,可是自己面試時,卻沒看過履歷、沒讀過自傳,不瞭解應徵者的背景與經歷,而是一邊面試一邊讀履歷。難道求職者看不出來嗎?當然心裡有數,就算被錄取,也會心生猶豫。

很多HR在面試時,好像在挑選商品一樣,忘了他們正在面對一個活生生的人,應該給予起碼的禮貌與尊重。面試的第一要則是給予尊重!不要好奇私人生活。有結婚生子的打算嗎?兄弟姊妹結婚了嗎?爸媽在幹嘛?什麼星座血型?上一份工作會跟老闆吵架嗎?薪水多少錢?是自己離職還是被fire?讓應徵者有受到重視的好感受,對企業留下一個好印象。唯有給予尊重,求職者才會看重面試者所有的陳述。

面試是「人求事」還是「事求人」呢?兩者的地位平等,並非企業有工作機會就比較高高在上。面試者不是面試官,避免咄咄逼人,讓求職者有在法庭被問訊的壓迫感。倨傲又一副居高臨下、瞧不起人的姿態,好像在施捨對方一個飯碗。尊重並不難,只要打從心態做起,調整到「事求人」,求一個好人才,來幫公司好好做事,做出好成績,付他好薪水。

面談是相互探詢的過程。面試快結束時,「有其他的問題想要問我嗎?」面試者應該保留時間讓求職者反問自己與工作相關的問題。這不僅是對對方的尊重,更可以解其疑惑,提高接受工作的意願。面試者會期待求職者能主動發問,來了解他對這機會的興趣度、面試準備的掌握。如果求職者問了問題,而面試者卻回說:「如果有下一階段面試再說。」不直接回答問題也是不尊重對方的表現。

求職者應該把這個問題當作考題,好好的回答才能給面試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求職者透過這些問題拼湊角色的工作畫面,並且藉由了解角色的工作日常,去分析需要運用的特殊技能、專長強項,藉以有初步依據去分析:與自己過去、現在的工作職責中有何不同。了解未來所處的團隊樣貌或是了解分工的搭配與工作步調。了解公司未來期望達到目標以思考與公司成長的樣貌與可能。若處於這樣的背景下所獲得的經驗,求職者是否能夠推動自己的職涯滾動?求職者也可詢問下一階段的安排為何?這問題能顯現面試者對職缺的積極性與興趣度,並且能讓求職者預先掌握可能的時程安排,不論有沒有再度進入面試。

招募面談,公司在篩選求職者,求職者也在挑選僱主。好的面試應該是50%在評估求職者,50%在向求職者推銷公司。詢問求職者問題固然重要,引導求職者回問問題也很重要。面試是一場雙向的對話,而不只是一問一答式的質詢。你情我願的面談過程與氛圍更能為此次的招募面談彼此留下美好的印象與結果。

 
 
 
 

 

  • 延伸閱讀
海外求職安全
退休人才查詢專區
111年青年尋職津貼計畫
111年青年就業獎勵計畫
求職歷程開箱趣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安穩僱用
安心即時上工計畫
職涯線上諮詢
創業圓夢

自從 COP26(2021 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結束後,全世界國家皆紛紛以淨零、減少碳排量為目標,經由政府的推動、社會企業的協助、個人習慣的養成,共同友善環境、為地球盡一份心力,更使「再生」議題越來越被重視。說到「再生」,我們都聽過再生紙、再生塑膠、再生纖維......那麼,大家有聽過「農廢料」也有再生的可能嗎?就稻殼為例,臺灣每年有 35 萬噸的剩餘資材,在處理與分解的過程中,無形間便會造成不必要的汙染。如何讓農廢重生,成為更具價值的用品,正是連橫生技的使命!回歸本業,整合各項資源連橫生技創辦人蔡瀚霆 Steven 和主要 3 位團隊夥伴,皆為農業、森林、園藝等與土地相關的背景出身。Steven 畢業後,曾從事菌菇開發人員、燈飾貿易業務等工作,2019 年因陸續接到國外客戶針對包材減塑、減碳之需求,意識到這將是全球的未來趨勢,並邀請大學同學加入,於 2020 年創立連橫生技。Steven 補充,連橫生技本質在於資源整合,目的是把地方廢棄的基材,轉化為高價值的材料,並經技術研發,降低因石化材料和製造生產所帶來的碳排量,再藉由各項商品的開發、專利授權,打造一整套農林基質到工業材料的全循環方案。各方位商品開發,促進永續機制Steven 指出,雖然團隊原本想先從包材再生、節能減碳的方向做起,但以現階段臺灣產業生態而言,不論是與供應商的溝通,或是多數消費者的習慣轉換,都需要一定的成熟度,操作起來才會發揮價值。回到營運層面,品牌也需要先推出最大效益的商品開發,因此,連橫生技看準寵物市場,決定推出對環境無害的寵物貓墊料(貓砂)。市面上常見的貓砂, 95% 為海外進口,主要分為:礦砂、紙纖維砂、松木纖維砂、豆纖維砂,其中又以後兩項是可被自然分解、不汙染環境的墊料。Steven 表示,品牌選用松木與豆纖維砂,研發一系列的熱壓、膠合、造粒,和生物分解技術,試圖優化貓砂品質;另外,正因 100% 臺灣製造,相對能減少遠洋運輸的碳排量、促進綠色經濟願景,且在每年 4.5 萬噸的需求量背後,更有上看 20 億的市場機會。除了貓砂之外,未來也會投入一次性包材與可分解盆器開發,在不影響美觀與用途的情況下,使用環境友善的基材,進一步落實淨零、節能減碳的理念。回首創業路,Steven 覺得失落、孤獨是常有的事,所幸2022年進駐新創基地後,開始有機會與其他創業者交流、互相勉勵,並透過不時舉辦的講座與小聚,讓他常常有在「充電」的感覺。展望未來,連橫生技預計於年底在宜蘭設立一座貓砂製作工廠,提供全臺唯一的碳足跡盤查報告,立志成為具備 ESG 永續循環的優良品牌! 連橫生技團隊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