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規劃人生最終旅程 禮儀師助生死兩安

禮儀師 蘇奎諺 ▲禮儀師 蘇奎諺

一襲筆挺西裝、一頭油亮髮型,這是禮儀師蘇奎諺工作時的標準造型。不管多忙多累,工作時他永遠精神奕奕、和煦笑容,給喪家最大的溫暖與陪伴,幫助往生者圓滿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從事殯葬服務業,睡眠不足是常態,常深夜回到家,準備梳洗休息,電話響起,接到任務又整裝出門,但無論如何辛苦,只要家屬道聲感謝,就是最大的安慰,所有疲憊瞬間煙消雲散。

從小怕鬼 想突破心魔進入殯葬業半工半讀

31歲蘇奎諺,大學唸英文系,與殯葬業並無淵源,會踏進這一行,完全是因為想挑戰自我,克服從小怕鬼的心。

進入這個全然陌生的領域,蘇奎諺從零摸索,舉凡喪葬禮儀、接引遺體、大體安置、設置靈堂、告別奠禮、晉塔、作七佛事等服務內容都得熟悉,也要學習關懷生者、與主事者溝通協調後事細項等,所有流程都輕忽不得。

起初,夜間在殯儀館出勤,總覺得毛毛的,害怕是不是有顆頭會在上面飛來飛去、鬼突然從身邊冒出來,心理很不安。入行多年之後,他終於了解,「這些都是靈異電影的特效」,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只要心懷善念,自然而然就不怕鬼怪之說了。

大學畢業後,蘇奎諺想體驗人生,離開半工半讀的殯葬業,轉而從事其它工作,包括賣二手車、工地、自家茶廠製作茶葉,也曾到澳洲打工度假,但是繞了一圈,他仍然對殯葬業最難忘,4年前他回到禮儀師的工作,在一家頗具規模的禮儀公司服務。

溫暖待人圓滿每次任務 成就感難言喻

這些年來,蘇奎諺陪伴超過百個失親家庭度過悲傷無助,從中學習到許多人生道理,他說,禮儀師就像往生者後事的統籌規劃師,「陪伴生者、送走往者」,是一份值得尊敬與做一輩子的志業。

很多人以為禮儀師是百萬年薪保證,其實並不然。蘇奎諺說,這行起薪不錯,以他服務的公司來說,三萬八千元起薪,另有其它的服務獎金等,對於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來說,算是相當穩定的收入,但隨著競爭愈來愈激烈,加上國人對於後事要求日益簡單化,要求取高收入得付出更多努力。

而且從事禮儀師工作,有許多辛苦面,除非有高度服務熱忱,否則很難待得長久。蘇奎諺指出,從事禮儀工作,必須24小時待命,要犧牲很多私人時間,「因為生死大事難以預料」,可能跟家人聚餐到一半就接到任務、才躺下去要睡覺就得準備出門、陪伴喪家的時間比陪家人還長,還要接觸各式各樣的大體,並不是打扮體面、站在告別會場就好。

不過當成功圓滿任務,莊嚴送走往生者後,得到家屬的真心感謝,「那種感動與滿足難以言喻」。對蘇奎諺來說,這是持續這份工作的最大動力,看到自己的付出,能讓生死兩安,這種成就感無可取代。

同理喪家悲痛 再難搞定的家屬也會融化

蘇奎諺建議,對這個行業有興趣的人,可以選擇就讀大專院校殯葬相關科系或學程,直接在學校培養專長;非相關科系者,可以到學校補修學分、考取政府規定的相關證照。

「入這行的門檻並不難,真正的課題是在開始服務之後。」蘇奎諺說,禮儀師要面對各式各樣的喪家,而且不是一、二位家屬,而是一整個家族,人多口雜,加上喪家面臨親人逝世的變故,心情紛亂、六神無主,有時難免發脾氣、或有一些無理要求,這時要用同理心、貼心和耐心,和言悅色溝通,盡量滿足家屬的需求,若真的做不到,也要把規定講清楚說明白,盡可能協調。

曾經有位不苟言笑、動不動就罵人的「大哥」,把原來的禮儀師罵跑,公司請蘇奎諺前去收尾。起先大哥心防重,總板著臉,在他天天陪伴後,態度軟化許多,有天大哥看著往生母親洗遺體SPA,忍不住流下男兒淚,哭得像個小男孩,讓蘇奎諺更堅信「人都有溫柔一面」,只要多傾聽與關懷,沒有軟化不了的心。

蘇奎諺說,隨著喪禮習俗的不斷演變,禮儀師也要與日俱進,不斷學習、持續進步,以滿足各式個性化、特製化喪禮的需求。但無論時代怎麼轉變,保有溫暖的心、真誠的服務,是這份工作永遠不變的守則。

文/殯葬服務業 蘇奎諺禮儀師口述,台灣就業通整理。

  • 延伸閱讀
青年尋職津貼計畫
安穩僱用
勞動部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之對策措施
失業認定線上申請
安心即時上工計畫
青年就業獎勵計畫
職涯線上諮詢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勞動市場服務滿意度調查
創業圓夢

你我都該遇見更棒的自己,啟夢團隊幫助學子找到未來回想高中時期,在選組別時是否感到茫然、沒有方向?或是大學時期,以為選了一個與自身興趣、專長高度相關的科系,進去之後才發現,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即使懊悔不已也只能將錯就錯的窘境。根據調查,台灣每年約有 7 萬人選錯科系,看似無傷大雅的循環,其實暗藏著青年競爭力下降、人才匱乏等隱性問題。因此,啟夢團隊看到這樣的痛點,也決心帶領青年朋友避免走上冤枉路。感同身受之後,讓創業別具意義更有感啟夢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許匡毅 Curry,高中時對化學非常有興趣,當年以全校第二名畢業的成績,在眾多可挑選的學校及科系中,理所當然地選擇成大化學系,卻在不久後發現高中化學和大學化學差異甚大,並非原先想像的課程與學習方式,不僅讀起來痛苦,也無法於累積專業。直到畢業、當兵退役之後,Curry 考取台師大教育研究所,才真正找到自己的志向。因為有感於選錯科系的苦惱,以及在這之中浪費的金錢與時間成本,他決定以自身經驗為借鏡,幫助更多莘莘學子找到適合的科系,便號召有教育熱忱的朋友,於 2017 年創立啟夢「系統化探索」幫助孩子找到適合科系。充分驗證、請益交流,提供最完整的服務內容為了充分理解、掌握台灣大學科系的類別與內容,團隊來回和專家請益,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設計「系統化探索」的方法,規劃多元細緻的課程模式,協助孩子找到所適合的科系方向。Curry 介紹,系統化探索架構主要分為:求廣、求深、求透三個步驟。所謂「求廣」是讓孩子廣泛地認識台灣大學現有的科系項目,全面性探索更多可能;「求深」是要讓孩子明白夢想與現實的差異,避免過度美好的想像,唯有理解科系的全貌,才能分析優劣;最後一個步驟「求透」則是徹底釐清此科系是否真的適合自己,藉以養成孩子思考和判斷能力。此外,透過細緻的課程服務,包含探索營隊、團體班、家教班、工作坊等,並與學校機關、相關媒體合作開課,提供單堂或多堂、一對一或多對一的課程選擇,三年來已接觸超過 1600 名學生,獲得平均 9.3 的高分評價。拓展外縣市、觸及更多群眾,傳遞啟夢信念今(110)年,啟夢進駐新創基地,Curry 覺得無論是業師的專業度、或者基地夥伴的協助度,對公司與團隊來說,皆為十分強大的助力;且基地交通位置便利、環境舒適,能有一個辦公空間,更是提升了別於以往的工作效率。展望未來,Curry 期望啟夢的營運能從大台北拓展至外縣市,讓服務的觸角能更多元、接觸到更多人,團隊也預計將今年的探索夏令營,分為台北、台南兩地舉辦,希望在 4、5 天密集扎實的課程中,全面性地引領孩子們挖掘科系目標,讓他們遇見更喜歡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