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合適的工作

       找出適合你的職業,這是求職前最重要、也最容易被忽略的準備動作, 包括社會新鮮人,或已經進入職場兩三年以上的人,常常會遇到這個問題。而大多數的人選擇職業的方式不外乎以下幾種方式:

  • 選擇與就讀的科系或學校相關的工作選擇在所就讀的科系或學校
  • 繼承家族企業繼承家族企業
  • 擠進當下熱門行業擠進當下熱門行業
  • 遵從性向測驗結果*遵從性向測驗結果
  • 過去打過工的地方過去打過工的地方

        除非上述這些情況下所擔任的工作,恰好符合自己的興趣外,否則大多數的人在工作了一陣子之後,就會開始想換跑道,找新的工作,希望下一個工作會更好。平心而論,工作佔據每個人一天八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不僅代表一個人自身的成就感及社會地位,更是經濟的重要來源;因此,你的態度將影響你的一生!目前市面上有許多網站有各種不同的測驗工具可以提供您做分析參考,以下的顯微鏡重組法的自我檢測方法亦為其中之ㄧ,提供您在為個人生涯做規劃打算時的一項參考!

        以下所談到的『顯微鏡重組法』,能夠完整有效地幫助您釐清方向、掌握自己、主動積極、無須算命,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生涯規畫師!

顯微鏡與重組法

條件:安靜的環境、冷靜的心
工具:筆(任何不斷水的筆就行了)、 筆記本(要記的東西蠻多的)

步驟一:"顯微鏡法" --- 用顯微鏡的角度,放大您自己的五大特點。
1.我的興趣嗜好
2.我的慾望
  • 在這個人生階段中我真正想要的二十五件事是什麼?
    • 希望住在那裡?
    • 十年後在做什麼或住那裡?
    • 你希望這一生要怎麼過?
3.我的行事風格
  • 我真正擅長的是什麼?能力在那裡?
            不是現有的基本技能,如老師、醫生等,而是自己的專長、興趣,想想過去表現最好的 地方、目前參與過的活動中有哪些可圈可點的表現。再自問:我憑藉著什麼樣的能力才有這些優異的表現?
    • 我是左腦型:事先擬妥工作計畫、每天有自己的行程表、喜歡獨立作業的人?
    • 我是右腦型:樂於集體工作,享受團隊精神、喜歡彈性上班、視壓力為家常便飯?
4.我的性格
  • 我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 我在哪一種情況下,最能有所表現,也最能有成就感(長處)?
    • 我在哪些情況下,顯得反應遲鈍、表現失常(最脆弱處)?
5.資產
    • 我有哪些條件比別人佔優勢?
    • 過去的經驗歷練是否可轉化為求職有利因素?﹝工作上的專長、社團經驗等﹞
步驟二:"重組法"-把以上分解剖析後的的五大要點,重組出新的求職履歷表。
1. 未來工作類型
    • 由我的興趣嗜好、慾望所 歸納,設定目標,未來全力以赴。
2.未來職務類別
    • 由我的行事風格、性格、資產所歸納出,幫助你突破只能找本科系所的工作
    • 主動向你真心喜歡的工作進攻!

        想清楚你有什麼可以銷售給公司?因為想在企業謀得一官半職的同時,企業老闆也同樣在追尋一位能替他節流、賺進大把鈔票的部屬,好共同打拼;一旦你有了清楚的求職概念,也就是伺機而動的時候!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維護公告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