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行也從容-型男理髮師擁抱黑金產業
2018-01-12

  七、八年級年輕族群常被認為職場抗壓性不足,被冠上「草莓族」負面標籤,但台中一位八年級理髮師阿憲,半年前因為職涯因素毅然選擇轉換跑道,在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就業服務員的協助下,憑著吃苦勤學的正面態度成功轉行到機械產業,找到自己的興趣進而成為台灣「黑金產業」的中堅份子,也扭轉了社會普遍對於這群年輕族群的刻板印象。

  半年前炙熱的夏天,穿著時尚的阿憲走入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沙鹿就業中心的時候,就業服務員一度以為眼前打扮入時的型男是推銷員,細問之下才知道他打算轉職,但卻不知該轉向那條跑道,而且對未來的想像是一片空白與迷茫,希望沙鹿就業中心能夠給予建議與幫助。

  在職涯諮詢人員詢問下,得知阿憲出社會後第一份正職工作是美髮美容業,在髮廊當學徒,從打雜、洗頭、頭皮按摩這些基本功開始,慢慢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的設計師。在兩年多的學習後、雖可獨立作業,但服務業工時長、休假日不固定的特性讓阿憲吃不消,在綜合考量後他決心轉換跑道。

  初離職的阿憲不清楚自己的職業性向,及不確定自己是否有競爭力,在沙鹿就業中心職涯諮詢人員李宜桓的輔導及解說下,阿憲才知道臺中市是全球精密機械產業重鎮,只要肯做肯學,未來的生活必定隨著技術的提升而改善。聽取諮詢人員專業的分析與正向鼓勵下,阿憲毅然決定挑戰自己從未想過的機械操作人員,成為人稱的黑手。

  透過沙鹿就業中心的媒合,阿憲進入清水的展邦科技公司工作;而由於他符合申請缺工就業獎助津貼,除了本薪之外,每個月還額外有五千至七千元的補助,這對轉職初期的阿憲提供很大的幫助。

  「儘管工作粗重,但不必再像以往需要擔心每天的來客數、擔心排假的問題,心裡踏實許多。」阿憲說。

  「剛開始我認為他一定會待不住,工廠內既悶熱又吵雜,沒想到他適應得很不錯,再過一陣子可以幫他加薪,一來是肯定他的工作態度,二來是鼓勵年輕人加入製造業。」公司老闆娘微笑地說。

  勞動力發展署中彰投分署沙鹿就業中心主任簡淑茹表示,根據105年主計處資料,機械設備製造業平均每人每月薪資約39.9K,是值得深造的「黑金」產業。阿憲的故事也告訴我們,曾經光鮮的美髮設計師轉職為黑手,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也別具意義,只要肯努力,誰敢說八年級生是草莓族呢?
 

  • 延伸閱讀
青年好康照過來
薪資揭示公告
投資青年就業方案
青年職得好評試辦計畫
職場生存讚
2019Q3互聯網時代 人才徵霸戰線上就博會
創業圓夢

  點開粉絲專頁「小農小事」,上頭寫著「平凡農人的平常農事」,上頭滿是第一手的田間訊息、最新鮮的農產上架通知、小農的日常甘苦談…。這裡是花蓮農友藍于昇串連其他農人及消費者的小農社群,也是他分享自家友善栽培稻米、小麥、大豆、玉米、地瓜等作物的夢想天地。藍于昇來自桃園中壢,曾是設計業領域工作者,「因為比較不喜歡當上班族,所以,30歲那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看能不能轉職。」他回憶,當時對農業復興浪潮正起步,也瀏覽過網路上甚多對於臺灣農業的討論,加上有機會參與微型社會企業型態的「大王菜舖子」所開設的農法學堂課程,因此一腳踏入農業,最終更決定留在花蓮投入有機農作──而這個從農決定一路走來也已經八年。初始,他們從單純的稻作開始摸索,後來逐漸和在地農友聯手,擴展至大豆、玉米、花生等雜糧作物。現在,藍于昇的農場裡越來越多故事。「在花蓮種大豆,幾乎是從零開始,都沒有相關設備。」他進一步提及,他們只好「自己搞一套設備」,從剛開始的人工播種到現在的自動化小農機,農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造機器,讓雜糧栽作更省工、增加投入意願。而穩定生產後,他又開始思索加工品出路,如黑豆茶包、黑豆保久豆漿等產品,希望讓較難推銷、售出的生大豆可以換上新面貌,也能更貼切地回應消費者的需求。而這也呼應他的精神「農業沒有絕對的答案,要自己嘗試。」他經常在網路搜尋資料、加入相關臉書社團、詢問前輩,或到改良場實地詢問──但無論如何,都要適應當地現況調整。回顧一路走來,藍于昇直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仍在產業裡生存,「當初滿跳tone的選擇,很多人都很訝異,但我現在還留在農業、也還沒放棄!」且對他而言,最好玩的事情不只是農業,而是在這裡認識一群朋友,一樣都是「島內的花蓮新移民」,彼此一起合作、生活,為在地農業和小農創造不同想像。同時,他也認為,務農的時間、做的事情比較自由,「很多人都覺得年輕人務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把要拋棄什麼才來務農,但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農業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我們說的:『平常農人的平常農事』。」他笑說,農業早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全然融入;未來,他希望和這群在地農友繼續同行、甚至組織化,「等到達一定規模,不一定全部的人都投入生產,可以分工合作,更有效率。」讓這片夢土再拓寬,也為消費者的餐桌端上更多美好作物。